分站 > 西安 > 西安资讯 > 西安“蜘蛛人”月均收入4千 如有意外最高赔50万

西安“蜘蛛人”月均收入4千 如有意外最高赔50万

2015-08-07 11:11:57来源:互联网热度:评论

对于西安“蜘蛛人”事故的责任认定,8月6日下午4时,西安市安监局安全监督管理二处一位负责人表示,该事故由高新区安监局负责调查。高新区安监局值班室一名工作人员说,目前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,据他了解,事故中的二人属正规企业的作业人员。

西安

西安"蜘蛛人"月均收入4千 如有意外最高赔50万

7月24日下午,一场大风突袭西安,瞬间风力达到8级,两名正在绿地中心一栋大楼外立面施工的“蜘蛛人”被突如其来的大风刮起,随后又被安全绳拉回撞在大楼外立面上,几番连续的撞击导致两人不幸遇难。这起惨剧敲响了“蜘蛛人”安全警钟。

对于西安“蜘蛛人”事故的责任认定,8月6日下午4时,西安市安监局安全监督管理二处一位负责人表示,该事故由高新区安监局负责调查。高新区安监局值班室一名工作人员说,目前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,据他了解,事故中的二人属正规企业的作业人员。

那么,“蜘蛛人”这么高风险的职业,他们的收入是不是很高?他们的安全保障系数到底有多大?华商报记者在西安进行了调查。

>>清洗现场

作业前先测气温和风速

8月1日上午9时,西安的气温也在30℃,南门外长安国际B座的大楼旁边,西安云飞物业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4名工作人员正在准备清洁大楼的玻璃幕墙。这座大楼共12层,有50多米高。

该公司总经理马建森介绍了作业规范:首先,要在楼顶测试户外气温和风速,要求气温在35℃以下、风速4级以下方可作业;其次,确定适合作业后,要根据阳光照射的方向选择大楼背阳的一面进行作业;作业前要检查安全带、安全帽、坐板等工具是否破损,要进行自检、互检、再检三次检查。

高空作业人员一般分为三类:安全工,负责在楼下监督安全、划出警戒区,整理缠到一起的绳索;辅助工,整理搭建绳索,在楼顶留守,防止他人解开绳索;作业人员,负责大楼外墙的具体清洁,也就是人们经常看见的“蜘蛛人”。

当日上午9时20分许,安全检查完毕,作业人员开始穿戴工服、背带式安全带、安全帽、迷彩胶鞋和手套。辅助人员开始整理搭建绳索。

高空作业的绳索共有三条,1条主绳、1条副绳和1条用来提拉工具的绳子,主副绳各有100多米长,载重2吨多。绳子放好后,工作人员还在绳子与大楼墙面接触处放置了绳垫,避免绳子因为与墙面摩擦过多而断裂,然后将主绳、副绳分别固定在楼顶护墙的铁质横杆上。

上绳前经过再次检查,两名作业人员绑好绳索开始向下正式作业。站在楼下向上望去,只见两人坐在坐板上,身上绑着安全绳索,手中拿着清洁刷,座板旁挂着水桶,他们用脚一蹬,身子左右摆动,手中清洁刷来回飞舞地刷着玻璃。上午10时许,50多米的高楼,两名作业人员花了不到1个小时便清洁完了大楼的一面。虽然还是早上,但两人到达地面后已是大汗淋漓,工服已湿透。

西安

“蜘蛛人”讲述

遇见大风 有三种办法避险

尹县锋34岁,来自蒲城,从事高空作业近10年。对于“蜘蛛人”的称谓,他笑着说,“总比爬墙虎好听些。”尹县锋以前做过很多工作,厨师、毛衣厂的熨烫工、建筑工人等,他却觉得自己最适合“蜘蛛人”,平时公司有难度比较大的高空作业,别人都不愿意去,他就抢着去,“很有冒险的感觉”。不过他不愿意过多地谈及自己的工作,害怕家人担心。

尹县锋第一次高空清洗是在2005年冬天,清洗高新区一栋20层的高楼外墙,一开始就直接从17层清洗了,他觉得自己身体条件比较好。但也遇到过比较危险的情况,那是个冬天,因为气温低,绳子结了冰开始打滑,好在已经到了离地面很近的高度,大约半层高,他赶紧把绳子往座板上又缠了一圈,最后安全着陆。自此后,他会习惯性地把绳子往座板上多缠两下。至于自己还能从事多久高空作业,他说不知道,不过身体情况很关键。

唐晓杰,31岁,也是渭南人,从事高空作业4年。此前他做过10年的厨师,但是觉得收入不稳定,于是做起了“蜘蛛人”。

唐晓杰第一次上绳作业是在2012年开春,任务是清洗曲江一栋大楼的外墙,30层高,准备上绳从楼顶的墙体往座板上翻的时候,他顿时觉得自己悬空了。因为害怕,他一直只看着墙,不敢低头往下看,现在已经很自如了。说起自己参与清洗过的建筑,他说,有城墙、香格里拉大酒店等。他觉得清洗难度最大的就是仿古建筑,凸凹处特别多,还有就是一些造型感很强的建筑。

虽然公司也有40多岁的高空从业人员,但是唐晓杰认为,这一行就是青春饭,随着年龄的增大,身体状态也会下降,坚持作业危险性就比较大。他说自己最多再坚持干两年,会考虑转型做回厨师,自己开家餐馆。

对于7月24日绿地中心发生的两名“蜘蛛人”遇难事故,尹县锋说,碰见大风天气有三种避险办法:他们有一个吸盘,遇见大风可吸附在外墙上;地面下的安全员同时固定住下面的绳头,避免狂风将人吹飞;另外,上面的辅助工迅速下放绳索,让作业人员安全落地。

尹县锋、唐晓杰只是西安蜘蛛人行业的一个缩影,他们的经历和感悟或许能代表这个行业大多数人的心声。据了解,“蜘蛛人”的平均月收入在4000元左右,且收入与工作量有关,最忙的时候在每年的5月到10月,收入高的“蜘蛛人”能拿到5000元以上。每天最多上绳两次,每次上绳时间一般不超过3个小时。

>>相关规定

企业、个人均要有资质过度疲劳不得作业

我国的高层建筑清洗是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兴起的一个产业,使用座板式单人吊具进行悬吊作业,是一种高危险的作业。

2009年12月1日,我国开始实施强制性国家标准《座板式单人吊具悬吊作业安全技术规范》,其中规定,悬吊作业时屋面应有经过专业培训的安全员监护,工具应带连接绳,避免作业时失手脱落,严禁作业人员间传递工具或物品。在安全管理要求方面,要求作业人员年龄在18周岁以上,初中以上文化程度。就业前应体检合格,无不适应高处特种作业的疾病和生理缺陷,且酒后、过度疲劳、情绪异常者不得进行悬吊作业。在资质方面,相关企业应取得座板式单人吊具悬吊作业安全资质,作业人员应接受岗位培训,取得座板式单人吊具悬吊作业证,并持证上岗作业。

>>行业现状

全省300多名正规“蜘蛛人”如有意外最高赔50万元

陕西省清洗保洁协会会长雷英杰说,目前全省有300多名有资质的高空清洗从业人员,会员单位有近100家,但还有很多没有资质的从业人员和企业。在协会没有成立前,很多企业都是自行为作业人员购买保险,但由于对险种了解不够,出事后的赔付额有的很低。协会成立后,联合对保险公司进行招标,并组织专人对适合作业人员的险种进行详细了解,目前统一招标的保额有了近10倍的增加,很多会员企业购买了雇主责任险,员工意外事故的最高赔付额可达50万元。

据介绍,由于“蜘蛛人”多是外来务工人员,流动性大,大多企业给他们买保险,但为他们买五险一金的少之又少。而保险主要就是购买雇主责任险,这就包括了意外伤害、意外伤残、意外医疗等。

“游击队”揽到活才找人 存在很大安全隐患

陕西省清洗保洁协会执行副会长、高空清洗专业委员会主任王文勇说,高空清洗是一个新兴行业,监管部门是各地安监局。但是全国很多城市对这一行业的监管都不到位,处于似管非管的状态,除了北京、上海等地,在给作业人员颁发的作业证上会注明高空悬吊作业外,包括西安在内的其他城市,都是经过一周培训和考试后核发高空作业证,登高架设电线电缆、维修安装空调、脚手架搭建等都适用,并没有细致的行业细分。

西安云飞物业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外墙分公司总经理马建森说,目前行业内存在的最大的安全隐患就是“游击队”低价抢占市场。比如正规公司清洗大楼玻璃幕墙或瓷砖的价格在每平方米2.5元到3元之间,而“游击队”的价格在1.5元到2元之间。正规公司运营成本高,每年为每名作业人员投入的保险成本在1600元左右,此外还有每年定期参加的安全培训费用等,相比之下,很多“游击队”都是揽到了活才找人,作业人员没有经过培训,没有上岗证,遇到问题也没有应急预案,存在很大安全隐患。

西安

西安

西安

西安

西安

西安

西安

西安

西安

西安


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

上一篇:内地公务员薪酬调整期限将至 陕西有人工资涨71元
下一篇:西安近30名超65岁环卫工被解雇 老人路边哭泣

分享到: 收藏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
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

分享知识与资讯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