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站 > 西安 > 西安资讯 > 公务员接待大学同学遭其炫富 心情郁闷欲换工作

公务员接待大学同学遭其炫富 心情郁闷欲换工作

2014-03-25 10:03:21来源:华商报(西安)热度:评论

3月22日,家住西安城南的公务员李应(化名)送走了来西安度假的老同学杨鑫(化名),李应感觉老同学来的这几天,自己“受了刺激”:毕业分别快10年,当年的上铺同学已是金融界新秀,而下铺的自己依旧是名普通公务员

3月22日,家住西安城南的公务员李应(化名)送走了来西安度假的老同学杨鑫(化名),李应感觉老同学来的这几天,自己“受了刺激”:毕业分别快10年,当年的上铺同学已是金融界新秀,而下铺的自己依旧是名普通公务员,自己挖空心思为这位“睡在上铺的兄弟”准备的人家当年最爱的菠萝,遭到“嫌弃”,宴请时也被人家抢着买单,这让李应很受伤。

公务员接待大学同学遭其炫富 心情郁闷欲换工作

公务员接待大学同学遭其炫富 心情郁闷欲换工作

央求妻子留宿大学好友

2005年,李应和杨鑫从西南政法大学毕业。李应回西安读研,后来考上公务员。杨鑫进了当地一家证券公司,一年后跳槽至成都一家信托公司,现在已经是骨干。

毕业近十年,两人一直只通过电话联系。得知杨鑫要来西安休年假,李应激动地对妻子说:“杨鑫绝对是铁哥们儿,当年睡我上铺,一打呼噜吵到我,我就在下铺踹一脚床板。反正咱房子空着一间,不如让他睡隔壁,让我重温一下大学时代的感觉。”妻子起先并不乐意,李应一再央求:“十年没见了,我总得表示点诚意吧。上大学时,我老说他名字有三金,以后肯定钱多,你看现在真成了金主。他在信托干得如鱼得水,门路很广,以后咱还得求人家办事儿呢。”

最终,妻子答应了。

同学提起钱的得意劲让他特别不舒服

3月15日,李应去机场将杨鑫接回家中。杨鑫已不是他心中那个一身运动装扮的男孩了,西装革履,腕上还戴着块明晃晃的表。

对此,杨鑫说,干信托,不穿正式点,没人敢把几亿的项目让你做。

李应听见几亿项目这几个字,想着自己每月几千块的工资,有些失落。到家后,李应招呼妻子赶紧端上hr369.com菠萝,他记得杨鑫大学时最爱吃的就是菠萝。

“多谢老哥惦记。”杨鑫拿起一块咂吧几口后,突然说:“去年到台湾考察,那边有种凤梨80块一个,我和朋友一连吃了5天。我出门都找当地最贵的吃……”听了这话,李应觉得特别扭。

当晚,李应和妻子特意在一家餐厅宴请杨鑫。李应介绍说,这里虽然不是最贵的,不过口碑挺好。杨鑫鼻子哼了一声,没接话。

吃到一半,杨鑫突然离座,转了一圈回来后对李应说,这顿饭他请了,还说,钱这东西就是王八蛋,花完还能再挣。李应觉得杨鑫提起钱的那股得意劲,自己特别不舒服。

送走同学后 他想换工作

接下来的几天,杨鑫继续在李应家“指点江山”:

指着李应家的电视机说:“你们咋不买个进口货,却买了这牌子,这种品牌电视机一点也不好,图像把人显得又矮又胖。”

又说李应家房子的布局不好,进门的那个长廊没利用好,“这儿最好放个博古架,买点文物放到上面,亏得你还在文物大省呢。”

屡受打击的李应说,杨鑫来的这几天自己是“度日如年”,潜意识里一直希望他赶紧离开,根本没心思重温旧日时光。

杨鑫走后,李应心中的郁闷一直无法排解。他试探地问妻子:“老婆,你觉得信托咋样?我当年成绩比他好。你看人家现在来钱多快,日子过得多滋润,你老公我每月就这么点死工资。”老婆安慰他,现在的生活挺安稳的,让他别想那么多。

后来,李应甚至连杨鑫的名字都不愿提起了。

专家观点

陕西省社科院副研究员谢雨锋认为,转型社会中物化的成功标准,使得在物质层面比较“成功”的人,常常占据高高在上的位置。

这类人群若对自己的言谈举止不收敛,或习惯通过语言强化自己的优势,常会造成他人的不愉快。

而相对处于劣势的人群也更容易敏感、焦虑。

谢雨锋认为,人与人相处应相互尊重包容,尤其是老同学相见,最好多聊同学情谊、多关心彼此近况,切忌因炫富而伤感情。


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

上一篇:陕西公务员考试:西安之外基层公务员岗位遇冷
下一篇:雾霾险登陆西安多数市民兴趣不大 赔付条件苛刻

分享到: 收藏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
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

分享知识与资讯

分享到